你的位置: 主页 > 六合挂牌特马 >

再看《无名之辈》:这三个细节表面上挺可笑实

更新时间:2019-06-12      

  于谦主演的《老师·好》在首周突破了8000万票房,权威平台也将本片最终票房预测值从1亿元,调高到了3亿元,这是今年第三部依靠口碑效应票房逆袭的国产片,第一部是1月份上映的动画片《白蛇:缘起》,第二部是春节档上映的《流浪地球》。这类仅凭口碑,就能取得高票房的影片越来越多,说明我们的电影市场越来越健康和成熟。去年爆收近8亿票房的小成本国产片《无名之辈》(豆瓣评分8.1分),是这类影片的典型代表。

  像《无名之辈》这样的电影,总能让人产生莫名的好感,我们曾多次撰文讨论过这部电影,而前不久再看本片,仍然觉得有话想说——一部电影让人看完觉得余味未尽,总想说点什么,这大概就是一部好电影吧。我们这里就再说三个以前没有提及到的细节吧。

  眼镜(原名叫胡广生,章宇饰演)打劫完逃跑的路上,小腿被一颗钉子扎伤,他和大头(原名叫李海根,潘斌龙饰演)闯入马嘉祺(任素汐饰演)家后,大头翻出药箱,拿酒精为其清理伤口,眼镜问:这个恐怕有点痛哦?马嘉祺严肃地回答:这个不痛。结果酒精浇到眼镜的腿上,眼镜痛不欲生这里是本片最搞笑的段落之一,第一次观看时,除被章宇的演技折服外,惯性地认为是马嘉祺在捉弄两个笨贼。

  其实仔细想想,说马嘉祺是故意捉弄大头和眼镜,只对了一半,马嘉祺确实有激怒两个笨贼的动机,因为她一心求死,想借助眼镜手里的枪,结束自己没有尊严的生命。从另一个角度,马嘉祺并没有欺骗眼镜,因为自从她瘫痪之后,她的头部以下,就没有了任何感觉,包括“痛感”,这也能解释马嘉祺说“这个不痛”时,脸上为何没有表现出任何轻佻、调皮的表情,而是极为严肃,似乎还带着点痛苦——她已经连享受“痛感”的权利,都被一场车祸剥夺了,是不是挺可悲?

  马先勇带着女儿来到学校,和老师商讨学费和住宿费问题,开始时,马先勇远远地站在女老师对面,质疑学费有点贵,女老师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什么“我们都是按标准收费,不放心的话,可以去官网上查”云云。此时,马先勇突然凑近女老师,告诉她自己买了个房子,所以暂时没钱交费,问打个欠条行不行?从画面看,马先勇明显给女老师造成了压迫感,女老师的普通话立即变成了地道的方言:我要你欠条干啥子呀,我要的是学费(xiāo fi)。人就是这个样子,在没有压力的状态下,我们往往衣冠楚楚、正襟危坐、口吐莲花,当面对压力时,我们就会显露出自己原来的样子。

  大头和眼镜的雨中争吵,是《无名之辈》里最精彩的段落之一(个人认为这个之一都可以拿掉),此段,大头的话里透露了很多信息,比如眼镜的原名叫胡广生、眼镜手里的枪是哪来的、他们是如何走上犯罪之路的等等,其中也拆穿了眼镜的一个谎言。原来,当年胡广生只是捡到了一条死眼镜蛇,然后跟人吹牛说这条蛇是自己打死的,李海根则一直帮他圆谎

  但这个谎言说了太多次,最后胡广生自己都忘记了真相,他以为自个儿真打死过一条眼镜蛇,真把自己当成了“悍匪”,还自称要把事业“做大做强”——这个世界上,还有多少人,是靠谎言活着呢?

  近年虽然国产佳片越来越多,但值得反复观看的影片其实很少,《无名之辈》就是一部越看越有味道的电影,怎么样?再去刷一遍?(撰文:莫秀才,谢绝转载 )王中王开奖493333